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2|回复: 0

拜师风波

[复制链接]

237

主题

237

帖子

79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99
发表于 2021-5-24 09: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拜师风波
宁渝在老宅陪着老夫人和宁夫人吃了几日的斋饭,这斋饭是山上慈恩寺送下来的,依然是粗粮红豆饭配上几根萝卜黄瓜条,可如今想到圆慧和尚已经不在,心里头便有些空落落的。咚咚小说网老夫人也时常感叹,这么好的一个大和尚说去就去了,然后又想到了自家,这老太太心里却有些恐惧,去庙里的次数更勤了,想来这人无论到了多大岁数,终究是不愿意死的。宁渝有时候在想,这北京城里的康熙皇帝若算算年龄也有六十有五了,至于记忆里康熙是什么时候死的,宁渝却记得有些模糊了,似乎也就这几年的光景了,恐怕他也会很怕死吧。宁渝就这么在家里难得清闲了几日,然后过了五月初五,选了个良辰吉日,带上了府中的几名家丁与护卫,押着礼物便出发去了汉阳,准备着拜师大儒崔万采。这孝感县离汉阳府城原本就没多远,因此行至午时便已然到了城内,然后宁渝让府中家丁当前带路,却是到了崔府门外。说起来是崔府,实际上就是一所普通的小宅院,跟汉阳城内其他百姓没有什么不同,似乎很不愿意让人知道崔万采住在此地。不过说起来奇怪,这宅院大门虽然紧闭,可门口还站着两位身强力壮的护卫,与这宅院风格倒也不同。那护卫见到宁渝一行人,也不避不让,道:“来者止步,府内有客,还请诸位回避。”宁渝被人拦路倒也不气,只是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崔大师门下怎会有你们这般不讲理的恶仆?”那护卫一脸高傲的模样,抬头道:“小的并非崔府门人,是抚标陈参将陈大人手下的护卫,如今我家公子前去求学,还望诸位速速离去。https:儿童患了牛皮癣到底该怎么办呢//m.ddtaobao.net咚咚小说网”这么一说,宁渝就想通过指甲了解牛皮癣 牛皮癣有哪些特征怎么护理儿童得的牛皮癣来了,如今汉阳城也算是鱼龙混杂,原来的湖广按察使张连登在去年升任湖北巡抚,而他的抚标中军参将正是这位陈礼陈大人,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连登在湖广一代堪称威名赫赫,严格来说,官声也还不错,性格仁慈,堪称仁政爱民,早在康熙四十九年就做了湖广按察使,在去年也就是康熙五十七年才升任湖北巡抚,可见其根基深厚。严格来说,就连他老子宁忠源也是张连登的人。张连登这个人做事情也十分有章法,其行政手段威惠兼施,去年随州数千名篙工作乱,原本是一场泼天大祸,可是张连登丝毫不畏惧,当机立断下令逮捕了为首作乱的十五个人,而后经过审讯,知道这些人都是为饥寒所迫,便只惩治了为首的数人,其余均不过问,随州百姓十分感恩戴德。可是张连登此人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护短,因此跟着他一块升任的还有陈礼,做了正三品参将,官衔甚至还在从三品的宁忠源之上,而宁忠源素来看不起陈礼,认为此人徒有其表,因此二人之间素来矛盾重重。宁渝瞧见这两位趾高气扬的护卫,只是轻轻挥了挥手,身后同样出来了两名宁家护卫,将辫子缠在脑后,便飞扑了过去。那两名护卫也不敢随意在城中动刀,只好握着拳头迎上如何鉴别红斑是牛皮癣去,打了乒乒乓乓。可一动手才发现,这宁家护卫很明显都是军中劲卒,下手快准狠,没两个便被掀翻在地,动弹不得。这院子内的人似乎也听到了动静,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汉子迈步走了出来,脸色黑沉。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我道是哪位?原来是宁贤弟到了。”青年皮笑肉不笑。宁渝有些摸不着头脑,似乎在哪里见过此人,却记得不太清楚。青年见宁渝似乎不曾认得他,脸色更是黑了几分,道:“前些年曾陪同我父亲,去你宁家做客,故而见了宁公子一面。”宁渝瞬间明白了,此人乃陈礼的大公子陈世恩,前些年间宁忠源还是从三品游击时,这陈礼不过一正五品守备,因此曾想来巴结宁忠源,而宁忠源瞧见陈礼蛇鼠两端的品行,便淡淡的打发了。如今张连登提携陈礼一路升到了正三有什么饮食坏习惯牛皮癣患者需要更改品的参将衔,便对往事耿耿于怀,恼羞成怒之下,自然想要处处排挤打压宁忠源。连带着陈世恩在近日见到宁渝,新仇旧恨之下,恨不得咬上两口。宁渝淡淡道:“原来是陈公子,却不知陈公子不在望月楼饮酒作乐,佳人相伴,何必来这读书之地,莫非陈公子还真读过几本书不成?”这话却是毫不客气,这陈世恩在汉阳城里堪称头一号纨绔子弟,每日里只知去妓院青楼消遣,生的衣服好皮囊,却是一肚子草包,何曾看过半本书?他宁渝好歹也是受过教诲的童生。这一番话却是气的陈世恩眼睛都红了,恨不得亲自上来拼命,只是见府中所谓武河南商丘哪个医院治牛皮癣治得好艺高强的护卫,已经被人按在了地下无法动弹,只好强自忍了这口气。“宁渝,你等着!宁家没多少好日子了!我们走!”放下一句狠话,陈世恩径自一个人离开了,至于地上的那两名陈家护卫,却是看也不看。宁渝并没有将这句威胁忽视掉,而是暗暗记在了心里,想来这陈家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或可提醒父亲几句,早作打算。不过今日正事却是拜师,不可误了。宁渝亲自下马去院门前,轻轻敲击三下,朗声道:“小子宁渝,奉家父之命,特意前来拜师,还望先生赐教一二。”院门里却是毫无动静,宁渝心知这老先生今日被这陈世恩给恶心坏了,连带着对他的印象恐怕不佳,想到这里,在心里又狠狠地骂了几句陈世恩,这小子不学无术,倒连累本公子一块倒霉。又过了片刻,正待宁渝准备退去下次再来时,院门却开了,门中出现了一位青衣上杉的中年人,瞧着年纪也不过四十出头,怎么看也怎么不像一代大儒,士林首领。这倒不是宁渝以貌取人,只是在他眼里看来,这但凡中医都是老的好,这老师自然也是老的香。不过宁渝面上却没有透露出来,依然恭敬地行礼道:“敢问先生是何人?亭鹤先生可在里面?”那中年人脸色有些怪异,强自挤出一丝微笑道:“鄙人就是崔万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6-14 20:03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