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4|回复: 0

[复制链接]

237

主题

237

帖子

79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99
发表于 2021-5-27 09: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出来,都赶紧快从屋里出来……”“……都快往村子外去……”堂屋外,村子里,浓雾下,手电筒的灯光,一户户人家敞开着门,屋里往外映出的灯火,交织着,呼喊着,话语声,步伐声,混杂着,嘈杂着,随着清风,拂进堂屋里,响着。 爱*好*中*文*网堂屋里,餐桌旁,老汉有些焦灼着,不时抬起头,朝着屋外,朝着屋边的老人望去。又转回头,看向廉歌,看着廉歌平静的神情,情绪渐平复下来。再夹了口菜,递给了肩上蹲着,立着前肢,眼馋着眼珠随着菜转动着的小白鼠,廉歌放下了筷子,一旁的老汉,见廉歌放下筷子,不禁紧随着,站起了身。看了眼老汉,廉歌再转过视线,看向了堂屋门边的老人。……堂屋门边,老人手搭在那门把手上,佝着身,垂着头,闭着眼,脸上神情变幻着,混杂着些愧疚,自责,紧随着,脸上神情又渐褪去些,老人缓缓着,再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手依旧搭在门把手上,没抬起头,老人有些浑浊的视线望着脚下的地面,有些恍惚出神。“……老陈,老陈……”餐桌旁的老汉往着堂屋门边走了几步,又转过头,看了看廉歌,见廉歌没出声阻拦,才紧走了两步,走到了老人跟前,出声喊道,“……老陈,你醒了吧,我们得赶紧从这屋子里出去,往村外边走……这房子就快塌了。”老人闻声,缓缓抬起了头,看向老汉,沉默了下,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也梦到了……”老人应了声,又顿了顿,“老于,你先过去帮我先维持着下秩序……这么大雾,都这么慌里慌张的往外跑,一会儿别踩着了……”老人转过头,再朝着浓雾笼罩下,嘈杂喧嚣着的村子里望了望,回身说道,“……再找几个人,去老徐家,老严家,那几家腿脚不方便的屋里看看,免得漏下了……我跟着,等会儿就过来。 爱*好*中*文*网”“……那成,那我就先过去。”老汉闻声,看了看老人,然后点了点头,便朝着屋子外,那还嘈杂着的地方紧走了去。看着那老汉走远,老人再缓缓转过头,看着堂屋里,眼神有牛皮癣患者一般都有什么注意的地方些恍惚,出神。看了眼这老人,廉歌从餐桌旁站起了身,挪着脚步,朝着牛皮癣有哪些并发症堂屋门边走了过去,注意到廉歌走近,老人有些恍惚出神的目光动了动,再转过身,看向了廉歌,“……小先生,我们也出去吧。”闻声,廉歌看了眼老人,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再挪开了脚步,踏出了这堂屋里,沿着院子外的村道,廉歌朝着这村子外走去。身后,老人再顿了顿脚,也紧随着走了堂屋,紧跟了上来。……“……是我们啊,忘了本……”廉歌挪着脚步,不急不缓地往着村外走着,老人在廉歌身侧走着,低着头,沉默了下,又再抬起头,望了望浓雾笼罩下的村子里,“……这才多少年啊,就忘了个一干二净……”挪着有些蹒跚的步子,老人望着村子里,往前走着,不知是同廉歌讲,还是在同自己说着,“……以前每逢过节的时候,我爹娘牛皮癣患者在生活中应当注意的事项啊,还记得祭拜……等到了现在啊,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说着话,老人浑浊的眼底流露出些愧疚,又再沉默了下来,“……最后啊,还是他们又救了我们一次……就像是当初一样,保护着我们这些人……我们啊,对不起,对不起他们……”老人说着话,眼里带着些浑浊的泪水,望着村子里。廉歌听着,挪着脚步,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他们也没想过,该有什么报答。”语气平静着,看着这村子里,廉歌出声说了句。“……是啊,是啊……”闻声,老人呢喃着,念了两句,又再沉默下来。……“……都快点,快点……”“……好了,好了……到村子外边了,到村子外边了……”“……都看看,帮忙看看是不是村子里人都出来了……”村子外,山谷边一侧山坡上,焦急着,慌忙着,从村子里跑出来的村里人,重新汇聚到了起来,或是放下了行李,喘着粗气,或是一遍遍同身侧人说着些话,或是帮忙着,看着是不是村里人有没有落下。“……村长,村里人都出来了。”之前那中年男人陈家二娃走到了老人跟前,出声说道,“……都歇歇吧,歇歇吧……”老人转过身,对着一众村里人出声说道。闻声,一众村里人相继安静下来,望向了老人,老人则是顿了顿动作,紧随着转过身,看向了旁侧的廉歌, a一众村里人,也随着老人的目光,看向了廉歌,看了眼这老人,和这村里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转过视线,廉歌看向了那山脚下,还亮着灯火,一户户人家的屋子,村落,老人,一众村里人,也相继循着廉歌的视线,看向了那山谷底的村子,自己的家。……“……轰隆隆……”就在这时候,村子尾,一座房屋似乎下陷般,往下沉了下去,屋顶上的瓦片牛皮癣用什么药治疗好掉落,房梁紧随着垮了下来,院子被割裂,墙倒了下去,整座房子,转瞬间,塌成了一堆废墟。而那座房子的倒塌,就像是信号般,触发了连锁反应,山谷底,村道边,一座座房子,如同下沉般,往下垮了下去,震颤着地面,响着轰隆的轰鸣,飞溅起的墙灰砖石扰动着笼罩在村子里的浓雾,溅起的灰尘混杂浓雾中,又再裹着雾气,落在地上,一座座房屋,塌成了废墟,塌成废墟的房子,在山谷底,勾勒出一条清晰的河段。……山坡上,在那轰鸣声响起的同时,一众汇聚着的村里人,先是紧随着那轰鸣声不禁一颤,有些骚动心态原因对于牛皮癣患者的家长重要嘛,又望着那一座座塌成废墟的房子,相继再渐沉默下来,山坡上,愈加显得安静,唯有那山谷底的轰隆声,震颤着山谷边的山丘。……“……我牛皮癣不能大剂量用药在那屋里,住了三十几年……”轰隆声再渐平息,一众村里人望着山谷底,沉默着,一个岁数稍大的男人,望着那山谷底村子里的一处,呢喃着,出声说了句,山坡上,一众村里人,愈加沉默,“……房子塌了再建就是了。”老人转过身,对着一众人出声说道,又转过头,望了望那山谷底,“……人还在就够了。”听着老人的话,一众村里人的眼底再重新多了些光彩。“……谢谢。小先生。”老人再转过身,看向廉歌,感激着,出声说道。“就当是谢过老先生你那顿饭吧。”看了眼老人,廉歌语气平静着,说了句,再笑了笑,“只是老先生你答应的那顿饭,怕是吃不了了。”“……虽然村子里屋子塌了不少,但一顿饭,我们还是供得起的。”老人闻声,应了句,笑了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6-14 20:52 , Processed in 0.250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